日军首占菏泽城 - 菏泽史志网 - 菏泽史志网
日军首占菏泽城
2019-12-09 20:18:00 来源:本站 浏览:62

      咆哮的黄河夹带着黄土高原的泥沙奔腾而下,在鲁西南大地缓缓流淌。河水汤汤,流沙沉淀,仿佛一切归于沉寂。然而,81年前鲁西南黄河沿岸那阵悲壮的厮杀声、守卫菏泽城的将军殉国自戕的枪声、几千名菏泽百姓在日军屠刀下的哀嚎声却一直响彻在历史的天空,一直唤醒着菏泽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那是一场痛,是菏泽永远忘不掉的痛。
      1938年5月的菏泽,草木青青,柳浪闻莺,然而一场战火却要席卷而来,吞没这座重镇。这时恰逢徐州会战期间,日本华北方面军为策应徐州作战长驱南下。菏泽作为鲁西南重镇,北临黄河,南屏陇海,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同时,菏泽又是山东抗日军民战略物资集散地,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也在不久前迁移至此。因此,菏泽便成为日军攻城略地的目标。战争让人们背井离乡,同是湖南籍的李必蕃、黄启东来到了菏泽战场。日军入侵菏泽前,国民党第23师师长李必蕃、参谋长黄启东率兵把守黄河沿线,布防黄河南岸、菏泽以北。李必蕃令第68旅(共两个团的兵力)驻守郓城,第67旅驻守菏泽,自己带领师部直属队驻守郓城与菏泽之间的皇姑庵。全师沿河防守线宽达120公里。
      1938年5月5日,日本土肥原贤二第14师团主力2万余人欲强渡黄河,开始向黄河以北的濮县、范县一线进犯,被国民党第23师击退。5月9日,日军酒井支队数千人为配合其主力南渡黄河,从济宁出发,兵锋直指第23师守备的郓城。10日,日军在郓城县城东南八里河村遭到国民党守军第68旅第138团第3营的袭击,很快,被打退的日军搬兵重来。日军在邻村丁里长村架起大炮,于黄昏时分向八里河守军发起攻击。敌人接连不断地向八里河村发射炮弹,防线很快被炸出很多缺口。第138团的战士们用木栅门、门板等堵上缺口,抵挡日军进攻,同时在缺口两侧架起重机枪向日军扫射。日军冲锋几次,都未能冲进村内。日军恼羞成怒,调集飞机、大炮向第23阵地疯狂轰炸,驻守郓城的第68旅旅长李岳霖畏敌,仅团长刘冠雄率部作战。第23师在敌众我寡、弹药不继的情况下进行撤退,并在撤退中炸掉了通向县城的八里河大桥。日军绕道西行,于11日下午占领郓城。同时, 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土肥原师团主力于12日从濮县强渡黄河,继而攻陷鄄城西的董口防线,而后侵占鄄城,菏泽危急!
      大兵压境,剑拔弩张,一场热战即将打响!以工兵为骨干的第23师,一向以善于防守而著称。而此时,他们却以不足7000人的国军乙种师,凭借简陋的武器抗击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悬殊的兵力对比没有吓退英雄的将士!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肝脑涂地,也要守住脚下这片土地!李必蕃、黄启东将师部迁到菏泽省立六中(今菏泽一中)院内,重新调整、部署兵力。第23师两个旅被分置在菏泽两翼,大部分兵力布防于城西北的大丁庄、卜崮堆、吴胡同及城外的李庄村,少部兵力则于城内备战。城外战壕纵错,城内坚垒屹立,众将士誓与菏泽城共存亡!
      13日,日军兵分三路,气势汹汹地向菏泽席卷而来。李必蕃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率领全师官兵在大丁庄防线奋勇抗敌。下午三四点钟,日军集结重兵,以猛烈的炮火从大丁庄西北方向向国民党第23师守军发起进攻,双方展开激烈的交战。傍晚时分,日军坦克、飞机齐向大丁庄守军猛扑而来。夜里十点半,埋伏在麦田中的日本步兵向国民党守军开展夜袭。第23师官兵在碉堡和掩体的掩护下,猛烈地向敌人扫射,许多日本兵瞬间被击倒。即便如此,顽固的日军仍旧抱着炸弹一次又一次地向国民党守军发起轰炸。最终,吴胡同、马庄、夏庄等阵地失守。眼看大丁庄防线就要失守,第23师官兵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日军猪濑大尉率领一部分兵力开展了数次进攻,双方一直处于胶着状态。战斗持续到夜半,日军见正面进攻久攻不下,遂改变策略。一部分日军包抄到村南兵力薄弱处,冲进村内,南线守军被迫撤退,北部守军因腹背受敌,1000余名官兵全部战死。日军最终攻破防线,第23师余部退至菏泽城。14日凌晨两三点钟,日军冲进了大丁庄,并对手无寸铁的村民肆意杀戮,制造了大丁庄惨案。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被日军践踏过的大丁庄,到处都是一片凌乱。在前后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里,日军杀死村民32人,有6户人家被杀绝。
      前有强敌,后无援兵,一直坚守菏泽城的李必蕃、黄启东等众将士虽自知难抵强敌,但仍顽强战斗,誓不退却。他们炸毁四面护墙河桥,自断退路,誓死与城池共存亡。5月14日,日军兵临城下,数架飞机临空助战,对防城狂轰滥炸。日军岩仓工兵部队对菏泽城门进行爆破,突击的路线就此打开。李必蕃、黄启东惊悉日军已经攻破城门,随后与数十倍之敌展开白刃战。双方反复肉搏,第23师奋力拼杀,终把敌人逐出城门外。日军遂另取攻城目标,选择城区西北角地势,日军长谷川队伍以铁老鸹庙村为阵地攻打城池,直接从西门进入,击退了城墙上顽强防守的国民党守军。日军火力越来越猛,越逼越近,第67、68旅旅长吓得率部后撤,畏敌而逃;援军王劲哉的新35师临阵畏敌,未进入阵地而南逃。至次日清晨,日军用迫击炮轰塌西北角城墙,菏泽防线最终崩溃,敌人蜂拥入城。
      日军白川工兵队搭起了一座由木板做成的桥,越过壕沟,进入内城。第23师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在反复冲杀中,师长李必蕃腹部中弹,血流如注。为保存力量,他强忍剧痛,指挥部队突围。参谋长黄启东头部中弹,仍令卫士陈烈背着他指挥战斗。野战医院院长李少甫带领救护队,一再催促黄启东上担架,他坚决拒绝。为了掩护受重伤的师长李必蕃及其他伤病员和来不及转移的老百姓突围,黄启东率仅存的工兵营和警卫连的部分将士,以师指挥部为中心,死守阵地吸引敌人。战斗持续了四个多小时,第23师死伤1000余人。至傍晚时分,黄启东等被众敌重重包围,弹尽粮绝后他们仍手持刺刀、步枪向鬼子作最后的拼杀。黄启东高喊着“何以对国家,何以对民族?宁作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抗战誓言,在与敌人搏杀中身中数弹壮烈殉国。他在牺牲时仍紧握钢枪,保持冲杀的姿态。他年若有面南日,碧血红缨染战袍!黄启东将军誓死杀敌的斗志保持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就连凶残的日军也感到无比震惊,他们向英雄的遗体敬礼鞠躬。由于当时战斗异常惨烈,尸骨难认,黄启东烈士至今忠骸未归。
      下午2时许,天空突降大雨,此时,菏泽城内雨水血水汇为一体,横尸遍野,血流殷地。这难道是上天为惨死的百姓和战死的官兵哭泣,还是在为这破碎的山河感到痛心,亦或是对这豺狼般的贼寇无比愤怒?!雨水没有浇灭战火,双方交战反而更加激烈。第23师官兵仍顽强奋战,但伤亡惨重。李必蕃身边仅剩下一个直属连和几名随从副官,参谋长黄启东已经壮烈捐躯,团长刘冠雄亦在战斗中牺牲。他只得率领所剩无几的余部跳出战壕,冲向敌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顽强肉搏,他们终于杀开一条血路,从城南门打开缺口突围而出。突围出城后,李必蕃等于傍晚时分抵达菏泽以南十余里的村庄。李必蕃腹部伤口经雨淋伤势加重,他自忖二十三师不复存在,郓城、菏泽等多个城池已被敌人占领,自己重用的两位旅长竟如此贪生怕死,深感愧对国人。李必蕃悔恨交加,热血涌心,他决心用自己的一死来激励前方将士继续抗日。他在一张军用地图空白处写下了“误国之罪,一死尤轻,愿我同胞,努力杀贼”的遗言,写完后不等副官及卫士反应过来,便举起手枪朝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李必蕃、黄启东等众将士壮烈殉国的事迹令国人动容,1938年5月至6月国民政府先后在武汉和长沙举行了全民公祭,追悼和纪念两位爱国将军。英烈们永远都会被历史记载,也定会被世代传颂!
      疯狂的日军进城后,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到处烧杀淫掠,即使鸡狗也不得活命。他们在城内分路沿街搜索,逢巷必进,见门就入。闯进民宅的日军翻箱倒柜,砸锅摔盆,在居民的锅、盆、面刚里随意便溺,搜到人便用刺刀捅死。当时,避入防空洞的西典当街侯作山一家9口、侯隅首西街吴玉灿一家4口,无论男女老少全遭日军杀害,无一幸免。城内狼烟四起,房倒屋塌,血雨腥风,尸横遍地;居民惊慌失措,东奔西闯,四处逃散。
      西城街道办事处南华社区一位幸存者回忆日军进城烧杀抢掠的场景时说:1938年日军进入菏泽,在大街上发现中国人就开枪,当时是夏天,尸体腐烂没人处理,仅有红十字会、万字会各组担架队20多人每日把尸体集中在西南隅小教场内挖坑掩埋,具体数目不详。据牡丹区档案资料记载:日军攻陷菏泽城后,城内极为混乱,居民大多数逃亡四乡,未及出城者,多数是社会中上层人士及其家属,避于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而一般市民则藏于家中或者防空洞内。日军进城首先到各街道搜索,逢人就打或用刺刀刺死,尤其藏匿于防空洞内者,几乎无一幸免。这次死于日军刺刀下的居民和士兵不下2000人。当时,仅有红十字会、万字会各组担架队20余人每日掩埋死尸。日寇刺刀之下灭绝人寰,奸淫烧杀,实令发指,各街搜索青年妇女,常有六七十岁老太太被辱或死或伤。
      日军在菏泽仅仅10天的时间,杀死的平民达到七八百人,国民党第23师所剩不足500人,兵民死亡达2000多人;伤者无数,居民的钱款、房屋等财产损失难以计算。商铺关门,工厂停产,学生停课,机关瘫痪。泰兴铁工厂、菏泽火柴厂、菏泽第一女子小学都纷纷倒闭,菏泽省立六中流亡南下,济东药房及其他商号被烧达到十几家。
      野蔓有情萦战骨,残阳何意照空城。昔日熙熙攘攘的曹州古城,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唯有墙头的野草随风摇曳……
                                    
    (姜双双)

 

上一篇: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