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子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大事记:2018年八月(第249期)
大事记:2018年七月(第248期)
大事记:2018年六月(第247期)
大事记:2018年五月(第246期)
大事记:2018年四月(第245期)
大事记:2018年三月(第244期)
大事记:2018年二月(第243期)
大事记:2018年一月(第242期)
菏泽史志微博
菏泽大事记
菏泽市方志馆
党政务公开
菏泽市志鉴库
更多>>
全部资料库
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
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
菏泽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暂行办法
  当前位置:菏泽市情网 >> 首页 >>历史事件


捻军曹州大捷

 
2014-12-29 20:50:09
更改字体大小:[ ]
    菏泽城西北20公里处有一集镇叫高庄,旧称高楼寨,这里曾发生过震动全国的捻军消灭清朝大将僧格林沁的战役。镇压捻军革命运动的刽子手、清兵统帅、亲王僧格林沁也在这一战役中丧命。至今,菏泽老百姓中还流传着这样的歌谣:“三月里,三月三,山东大地起狼烟,高楼寨前打一仗,管叫僧王(僧格林沁)命归天”。
    1854年,曹州捻军联合起来,“并十三捻为一捻”,队伍扩充到3000余人,积极展开军事活动,以迎接太平军赖文光、张宗禹的北伐。
    捻军在山东的军事行动,严重威胁着清政府京城的安全。1860年皇帝命令亲王僧格林沁率领精锐部队去镇压,并限期消灭捻军,解除京城之危,僧格林沁的军队是清政府的王牌军和嫡系部队。特别是他精心训练的一支内蒙古骑兵,强悍凶猛,僧格林沁骄横异常,根本没把捻军放在眼里。他和侍郎瑞麟带着大队清兵,从直隶渡黄河直扑曹州。一路上掳掠财物、奸淫妇女,许多村子被烧掉,许多百姓被当做“捻”党杀害了。当时人们就说:“不怕蚂蚱吃,不怕大水淹,只怕僧王住一天。”
    捻军在赖文光、张宗禹的率领下,采取“打圈圈”的战术,忽东忽西,时南时北,把清兵拖得士气低落,疲于奔命。拖着僧格林沁奔河南,到湖北,后又折回头,穿过河南,越过黄河旧堤,于1865年春天,突然进入鲁西南,经曹县、定陶、成武等地,东达曲阜,直逼济南。清政府惊恐万状,斥责僧格林沁“不肯截其北窜之路”。一向骄横自恃的僧格林沁很窝火,更加拼命猛追。为了进一步疲惫敌人,制服僧格林沁,捻军又进入江苏,略一停脚又回到山东曹州。
    僧格林沁日夜狂追,结果使他的骑兵劣马跟不上良马,步兵便撵不上骑兵,粮食也接应不及,“有连日不得一餐者。”再加上昼夜追逐,清兵过度疲劳,士兵士气低落,怨声载道;僧格林泌也“衣不解带”,“寝食不安”,十几天不离鞍马,手累得抓不住缰绳,只得用布带拴住手腕系在肩上驱马。几个月来,尽管追了几千里路,但还是抓不到,摸不着,吃不掉捻军。
    公元1865年农历4月下旬,捻军重新回到曹州,停了下来,在菏泽城西北的高庄集、葭密寨、郝胡同一带撒下了天罗地网。这里除打伏击极为有利外,还有黄河南北各地起义军失败后的人员,大多在这里避难休整,待机而动,当时捻军有马队、步兵数万人,又汇集了曹州一带郭秉钧领导过的长枪会等农民武装,兵强马壮,声势浩大。高庄集方圆十几里,“戈旌如林,人马如蚁,不见其际”。赖文光、张宗禹等仔细分析了敌人的兵力情况,研究了周密的作战方案,命令部队偃旗息鼓,把主力埋伏在水套的堤堰、柳林、麦地和苇草丛里。
    5月17日,僧格林泌率主力3万步骑兵进入菏泽境。他认为已经把捻军逼到黄河边无路可逃了,正是歼灭捻军的好机会,更加快了追击速度,他等不得增援的清兵,就跃马挥鞭,窜过辛集,越过曹州城,向西北疾驰。他还传令曹州知府准备500只羊、500头猪、500坛酒,消灭捻军之后要大庆三天,犒赏将士。
    为了引诱清兵进入圈套,赖文光派出一支部队在城西解元集与僧格林沁展开一场激战,然后假装向西北败退。第二天,清兵追到葭密寨,从西北柳林中又冲出一支捻军。经过一阵拼杀,捻军又钻入柳林向北“败退”。清兵忘乎所以,分左、中、右三路,拼命尾追。越过高庄集,跨过一道道防水的河堰,越过一丛丛苇草滩,黄河大堤已举目可见。僧格林沁满以为捻军已经走投无路,就要全军覆灭。谁知,突然轰隆一声炮响,捻军伏兵四起,沟壑纵横的水套里闪出了千军万马,喊杀着向陷入重围的清兵围裹猛攻。马队立即从两侧包抄过去,截断清兵后路;步兵挺起长矛,挥动大刀向前冲锋;佯败的部队也反戈掩杀。
    赖文光、张宗禹首先指挥捻军向清兵左翼展开猛攻。因为左翼陈国瑞(僧的先锋,他的部队全穿红,众称“红孩儿”兵)部最凶悍骁勇、是僧格林沁的主力,消灭这路清兵是成败的关键。捻军将士精神百倍,以一当十,奋勇冲杀。陈国瑞部边打边沿着河堰向东南败退。等他们退到陈集寨墙下时,陈国瑞手下只剩下几个亲兵。
    彻底打垮了左翼这股劲敌之后,捻军又杀败了副都统常星阿的右路军。接着,捻军不给敌人以喘息机会,集中兵力围攻僧格林沁亲自指挥的中路军。僧格林沁急忙率领洋枪队突围,企图为被困的清兵杀开一条血路。但是,捻军愈围愈紧,愈逼愈近,密密层层,象铁桶一般。僧几次突围都被击退,最后不得不领着残部,边战边向葭密寨败退。
    葭密寨,寨墙高大,九个寨门都有吊桥。寨门用铁叶子包裹,非常坚固。菏泽人都知道葭密寨是九门九关厢,马蹄吊桥响,“是个易守难攻的村寨。僧格林沁所以往这里败退,就是想抢占这个村寨,负隅顽抗,等待各路援军到来,再与捻军一决胜负。可是当僧格林沁率着残兵败将刚一靠兵寨子,寨墙上便箭如雨下。原来捻军早已派兵抢占了葭密寨。
    这时,天色已渐渐黑下来。僧格林沁只得在野外一个小废寨中停了下来,凭寨进行绝望抵抗。
    废寨中没有房子,连一眼水井也找不到,苦战一天,想喝口汤水也没办法,四面还不断传来捻军的喊杀声。
    僧格林沁年轻时就领兵打仗,大败了江淮一带的太平军。没料到今天会死在捻军手里。
    虽说这位“王爷“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但是并不死心。深夜三更时分,僧格林沁率领残兵败将,乘着夜色,凭着洋枪洋炮,以强大的火力猛冲突围。在洋枪洋炮的掩护下,冲开一条血路,很快跑出3里多路。捻军的喊杀声也仿佛越来越小,越来越远了。僧格林沁长出一口气,他又重抖精神,指挥清兵向正东30里的曹州城疾驰。
    谁知,他正中了捻军的妙计,待清兵进入前面的柳林时,突然伏兵四起,遍地火把。张宗禹亲自放大炮轰击。马队、步兵互相配合,轮番进攻,喊杀声响彻五月的夏夜。清兵猝不及防,死的死,伤的伤,内阁学士全顺、总兵何建鳌、额尔经厄等全被斩杀。僧格林沁在亲兵的死命保护下,钻出重围,向东北方向逃窜。
    当僧格林沁窜到吴家店(含吴店,距菏泽城18里)时,随从的亲兵已寥廖无几;僧格林沁已因多处受伤而摔下马来,一头栽倒在麦地里。
    这时,东方已经发亮,捻军将士和附近百姓还在到处搜索残存的清兵。赖文光、张宗禹发现没有捉住僧格林沁,也来到吴家店一带搜查,并派人截住了所有通往曹州城的道路。僧格林沁趴在麦地里不敢露头。
    这时一位捻军小战士张皮绠正巧走来,发现了他,认定“此妖头也”。一个箭步上去砍死了他,结束了这个血债累累的刽子手罪恶的一生。
    僧格林沁和他的精税部队被歼灭的消息传到北京,同治皇帝吓得掩面大哭,满朝文武惊骇失色,不知所措。朝廷辍朝三天以示哀悼。但菏泽一带人民却欣喜地唱道:“四月里,大麦黄,僧王麦地遇阎王(张宗禹浑名‘小阎王’)。”
    高楼寨一战,捻军歼敌一万多人,其中有骑兵几千人,从此清政府精心训练的王牌军——蒙古马队失去了战斗力。捻军用清兵投降的士兵扩大了队伍,以缴获的大批战马、洋枪洋炮武装了自己。这次巨大的胜利,使捻军军威大振,他们又信心百倍地杀上了新的战场。
打印本页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  
 

关于我们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2006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 5.0以上版本  1024*768 像素的浏览器访问
E-mail:heze@dfz.cn 电话:5310756版权所有: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